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寂静的春天》—DDT(农药)退出之后,春天可好?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次    更新时间:2017-02-21 08:58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节选朱自清——《春》)

农民朋友开始备耕了,忙碌着准备各种生产资料,经过一个冬天的雪藏,只等春耕顺利进行。此时,提起寂静的春天,是不合时宜的。因为春天代表了希望,对于农耕民族来说:“一年之计在于春”。

55年前,那时我们好像还在为温饱奋斗,大洋彼岸因为一本书的问世,从政府到商界到民间,展开了激烈的论战,后来又波及到了全世界。作者因此誉满天下,谤满天下。最终导致了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的建立和世界地球日的设立。


它就是美国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卡逊(Rachel Carson19071964)1962年发表的《寂静的春天》,如果您是环保、生物、医学、化工、农业等领域的人士,如果您追过刘慈欣的《三体》,就熟悉这部著作。




在此之前,世界各国没有环保概念和环保部门,据说,“翻阅上世纪60年代以前的报纸或书刊,你将会发现几乎找不到环境保护这个词,环境保护在那时并不是一个存在于社会意识和科学讨论中的概念”。


在寂静的春天出版之后的1972年,在美国全面禁止DDT的生产和使用,美国厂家开始向国外转移,但其后世界各国纷纷效法,我国在1983年禁止DDT作为农药使用2004年,联合国正式禁用DDT


目前,除非特殊用途(防疟疾)和特殊地区(非洲和印度),全世界几乎已经没有DDT的生产厂了。在这本书问世30年之后的1992年,《寂静的春天》被评为美国过去50年最有影响力的书籍。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如果没有这本书,环境运动也许会被延误很长时间,或者现在还没有开始。


DDT在风行世界60年,确认有害40年后,退出了世界农药的历史舞台。而作为一种对害虫毒性高,杀虫谱广泛,化学性质稳定且残效期长,无刺激性及气味极淡,廉价且容易大量生产的化合物,DDT曾经是有机化学农药的代表之作,我们从前使用过和现在仍在使用的很多有机化学农药,毒性和价格在DDT之上,而有效性却在DDT之下。


当然,如《寂静的春天》所描述,DDT给环境和人类造成的危害也是毫无争议的,作为一种半衰期很长的有机氯类农药,DDT残留(与土壤结合的DDT降解50%需要58年,降解90%则需要2540)的降解问题只能留给时间了。


现在的问题是,在DDT从世界农业全面退出之后,春天姑娘是否已经恢复了昔日的风采?你是否能时常听到看到春天里:“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DDT是退出了,但比DDT毒性更高,危害后果更严重的有机化学农药仍然在世界各个角落播撒。在环保方面比我们走得更远的大洋彼岸的美国,90年代,前美国副总统戈尔如是描述:


“尽管卡逊的论辞铿锵有力,尽管美国采取了禁止DDT的行动,环境危机却不是变好,而是越来越糟。或许灾难增长的速率减缓了,但这本身就是一种令人不安的牵挂。自《寂静的春天》出版以来,仅农场用的农药就加倍到每年11亿吨,危险的化学药品的生产增长了400%


我们自己禁止使用了一些农药,但我们仍然生产,然后出口到其他国家。这不仅使我们陷入一种以出卖自己不愿意接受的公害并从中获利的状态,而且也反映出了在对科学无国界观念的理解上的原则性错误——毒杀任何一个地方的食物链最终会导致所有的食物链中毒。


杀虫剂工业中的大部分强硬派人士都成功地推迟了《寂静的春天》中所呼吁的保护性措施的施行。令人吃惊的是,这些年来,国会依然宠爱这些工业。规范杀虫剂。杀菌剂和灭鼠剂的法规的标准比食品和医药的法律宽松得多,国会故意让它们难以实施。在制定杀虫剂的安全标准时,政府不仅考虑它们的毒性,还考虑它们所带来的经济效益。


这纯粹是自掘陷阱。农业产量的增加(也可以通过其他办法来提高),是以癌症、神经病等的潜在增长为代价的。况且,把具有危险性的杀虫剂从市场上彻底清除还需510年时间。新型杀虫剂,即使毒性很强,如果效果比现有的稍好一点,也会得到允许。


1992年,我们国家共用了22亿磅杀虫剂,这等于人均8磅。我们已经知道许多杀虫剂是有致癌性的,其他则可以毒杀昆虫的神经和免疫系统,这对人也是可能的。虽然我们已不再有卡逊所描述的日用化学品的值得怀疑的好处——“我们可以用一种蜡刨光地板,它可以杀死上面的虫子,现在有超过90万个农场和6900个万家庭在使用杀虫剂。


1988年,环保署报告说32个州的地表水已经被74种不同的农业化学药品污染了,其中包括除草剂阿特拉津(内分泌干扰化合物,欧洲已逐渐淘汰),而它被认为是人类的潜在的致癌物。密西西比河流域的农田每年要喷洒7000万吨农药,而150万磅流入供2000万人饮用的水中。阿特拉津并没有在市政的水处理过程中提取出来。


春天来临的时候,水中的阿特拉津量会经常超过饮用水的安全标准。1993年,整个密西西比河流25%的水都是这样。由于其他原因,DDTPCBs在美国真正被禁用了。但作为化学物之近亲的模仿雌性激素的杀虫剂又大量出现了,而且还在增加。


来自苏格兰、密执安、德国和其他地区的研究报告表明它们可以导致生育能力的下降。引发睾丸癌和肺癌及生殖器官畸形等。仅在美国,在此种激素类杀虫剂泛滥的20年来,睾丸癌的发生率已经增长了50%。这个数据就意味着,由于某种尚未弄清的原因,世界范围内的精子数己下降了50%。”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农药消费国,世界第二大农药生产国,农药生产能力由1986年的23.1万吨到2000年的93.35万吨,增长了3.04倍;农药总产量2003年达到86.3万吨,是1986年(10.2万吨)的8.46倍,目前已居世界第二位,占全球产量的25%;农药出口额2003年达到7.3亿美元,与1994年(1.52亿美元)相比,增长380.26%,成为世界农药出口大国。


根据农业部的统计资料,我国每年要使用农药140多万吨,其中主要是化学农药,占世界总施用量的1/3,我国是世界农药消费大国,平均每亩用药约1公斤,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以上。农药施用后,在土壤中的残留为50%60%,且不易降解,由此成为农产品不安全的源头。


我国出口的大蒜、香梨等都曾因农药残留而被大量退货,损失达数十亿元。同时,由于大部分化学农药是广谱性的,喷洒到田间,不光杀死了害虫,还杀灭了这些害虫的天敌,当化学农药失效后,害虫会再次快速暴发。农药使用过程中形成严重的面源污染,农药使用后造成的农产品残留超标等不良后果,都直接威胁我国的生态安全和食品安全。




以下数据来自国家环保总局《环境保护》发布:


我国自1983年开始停用以DDT为代表的有机氯农药以来,出现了一大批取代有机氯农药的有机磷与氨基甲酸酯类取代农药。这类农药大部分属剧毒药品,虽然在环境中降解快、残留期短,但是,由于其毒性大,触杀面广,引起的中毒伤亡事故非常突出。


据统计,1995-1996两年内黑龙江、江苏、广东等省农药中毒伤亡人数达数万人,死亡数数千人。据19921996年对26个省市的统计,发生247349例农药中毒案件,致死患者24612人,死亡率为9.95%


农药是一种主要的环境“三致性”物质。其致畸作用直接危害后代的正常发育,而致癌与致突变期可达数十年以上。而我国目前仍有相当一部分具有“三致”作用的农药品种还在继续生产使用。


有的化学农药是环境激素,进入动物和人体后干扰内分泌,使生殖机能异常。目前已查明的“环境激素名录”中,有机化合物占67种,其中农药为44种,占65.7%


农药中毒事件有增无减,因其种类繁多,对我国人民危害形式多样。如在四川省邡县农村,由于村民们饮用了被“叶枯灵”农药污染的地下水和地面水,发生皮肤瘙痒,口眼部周围、腋下等部位红疹,粘膜、皮肤溃烂等症状。几个月内在当地医院就诊的就达数千人次,住院的又1000多人。为此,该县禾丰镇专门设置了“农药专科门诊”。


相当一部分“取代农药”使用后不仅使人类中毒伤亡,而且使生物遭受灭顶之灾。化学农药使自然界害虫与天敌之间的平衡关系被打破。


施药后,使过去并不造成危害的病虫害大量发生,次要害虫变成主要害虫,如白粉虱子、棉盲蝽、红蜘蛛、介壳虫、叶蝉、线虫、灰霉病及各种土传病害。害虫再猖獗成为常态。使用对硫磷防治蚜虫时,食虫瓢虫、草蛉、食蚜蝇等被大量杀死,这些有益昆虫恢复生长的时间比蚜虫长,因而导致施药后蚜虫的再次大发生。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国南方农田使用甲胺磷、三唑磷防治稻飞虱,结果刺激稻飞虱产卵量增加50%以上,用药7-10天即引起稻飞虱再度猖獗。昆虫在面对巨大的压力时,繁殖力会增强,只要极少数农药高压选择之后的后代存活,就获得抗药性,迅速死灰复燃。


这一点在《寂静的春天》里已经举了很多国外的例子。同时,农药使用后通过在食物链上的传递与富集,使处于高位的生命体遭受更大的毒害风险。


目前,我国许多粮食高产区已变成农药使用高量区。据抽样调查显示,农药使用量由1985年的4.65kg/hm2,上升到1991年的15.75 kg/hm2,增加了3倍,平均每年递增41.8%


由于农药的大量施用与滥用,施用区的水质受污染,生态平衡被破坏。青蛙、鱼类大量减少。稻田黄鳝、泥鳅绝迹,蚕农饲养的蚕时遭死亡,还直接殃及山林鸟类。


大量昆虫遭杀灭后,许多鸟类失去食物来源,导致种群衰亡。如呋喃丹是我国生产量较大的农药品种之一,使用范围已遍及全国各地。


目前,生产厂家与产量还在增加。呋喃丹对禽鸟类的经口急性致死量在1mg/kg以下,1粒呋喃丹颗粒制剂就足以使1只较小的鸣禽致死。鸟类摄食呋喃丹颗粒染毒的植物,捕食或摄食昆虫、土壤无脊椎动物的染毒活体或尸体,以及饮用受污染的水,均可造成中毒致瘫或死亡。简直就是中国版的《寂静的春天》。


同时,长期重复使用同一类农药促使能迅速分解这些化合物的土壤微生物繁殖,药效大大降低,害虫增加抗药性,作物增加对农药的依赖性,迫使农药的用量和次数相应增加。


由于农药在生产、、运输、销售和使用中缺乏有效管理,各类污染事故经常发生。19957月至19968月,黑龙江、江苏、广东等1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发生药害2000多起,药害面积200多万亩,经济损失近5亿元,如果将其他地区的药害统计在内,总的损失将近10亿元。


1997年夏季,辽宁省昌图县水稻种植地区,引用条子河上游吉林省某化工厂生产除草剂阿特拉津的废水灌溉稻田,由于水中的阿特拉津高于0.1mg/L,造成该县4.2万亩的稻田秧苗死亡、绝收,直接经济损失达4200多万元,给当地农民生活造成巨大困难。


同年夏季,河北衡水地区农民为防治棉田虫害,从景县一家农药厂买了一种名为“林丹”的农药,使用后棉花全部死亡。河北吴桥、博野两地也由于使用这种农药,300亩棉花绝产。


我国出口的农副产品中由于农残超标,屡屡发生被拒收、扣留、退货、索赔,撤消合同等事件。如茶叶中氰戊菊酯超标,蜂蜜中含有杀虫醚,苹果中含有甲胺磷,冻猪肉、冻兔、冻鸡中农残量超标。


1997年颁布的《农药登记规定》,是我国第一部农药管理法规。但是,这个文件的核心内容仅局限于农药在生产、经营与使用方面的管理,而已登记的农药品种投入使用后,对生态环境是否造成污染、对人体健康是否有危害,以及现有对生态环境造成污染与危害的农药品种如何进行监督管理等问题没有涉及。


国际“消除持续有机污染物公约”中确定的几种有机氯农药,在美国和西欧国家早已禁止生产和使用,而其中某些品种在我国的一些地区仍在施用:国际贸易中对某些有害化学品和农药采用事先通知同意程序中列入的5种有机磷类农药,由于其毒性高,在西方大部分国家已被禁用与出口,而这些品种农药目前在我国还被广泛使用,并在病虫害防治中占主导地位,这给我国履行国际公约带来困难。同时,一些国外已被禁用,并被确认为具有“三致”作用的除草剂品种,我国仍未禁用。



在这个春天里,农民会一如既往的大量喷洒孟山都公司发明的明星农药—除草剂草甘膦,中国是草甘膦生产和出口第一大国,草甘膦是世界上应用最广、产量最大的农药品种,其年销售值一直居农药之首。但其毒理学实验报告却从未公开。


直到2016年初,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认定草甘膦为可能致癌物。引起了全球各界的广泛关注。WHO认定,草甘膦会在食物中残留,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引发肺癌和淋巴腺癌。更可怕的是,草甘膦的母液处理难度很高,生产过程中的污染是草甘膦企业的要害。而中国,恰恰是世界第一大草甘膦原药生产和出口国。


倒退半个世纪,中国人接触的农药种类只有DDT、六六六几种,因为当时生产力的必然限制因素,当时的农药,在食物链中使用传递,其放大效应恐怕还不是今天的对手。


现在国家明文规定的,食物中不能超标使用的农药就高达3650项,其中鲜食农产品2495项,对,你理解的没错,这2495项就是我们食物中可能会遇到的有毒物质。


目前我们到底使用了多少种农药?这些农药造成的污染现状的真实面目?自然环境还能有多大的承载空间来调节这些污染的破坏作用?在《寂静的春天》半个世纪之后,DDT全面退出之后,问题依然迷一样存在。


如果朱自清先生穿越到未来描摹春天,是否还能留给世人一个诗情画意的春天,或者说,你我是否还能有幸看到如此率真的一篇借景抒情的佳作。有一天,中学生会不会说,朱自清爷爷明明写的是一篇科幻,为什么课本上说是散文呢?春天不是静悄悄的吗?


仅以此文,纪念伟大的科学家蕾切尔.卡逊女士,您拖着抱病之躯用生命写作,只为您身后的春天里还能听到鸟儿的鸣唱。


 并献给在有机农业领域默默耕耘的朋友,你今天的努力就是明天最美的春天。


上一篇:中国抗生素污染地图
下一篇:北京五批次水产品被检出孔雀石绿

首页 / 关于普赞 / 产品中心 / 检测方案 / 新闻中心 / 代理加盟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友情连接 / Links

|国家卫计委 |中国生物发酵产业协会 |阿里巴巴 |食品伙伴网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 |国家食品安全委员会 |慧聪食品工业网 |巨潮网 |中国饲料经济专业委员会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4000-696-686
18601059918